中国更专业的商标转让网

商标转让分类
地理标志与第二含义商标的区别
   地理标志与第二含义商标在表征一个商标时有许多不同:

 1.使用地理标志的产品必须产于该地理标志所标示的地域,且其质量或者特征完全或者主要取决于当地的地理因素。
 
地理因素包括自然因素和人为因素;自然因素主要指产地、气候、环境、土质、水源、物种以及天然原料等;人为因素则主要指产地特有的产品加工工艺、生产技术、传统配方或秘诀等。同一商标的商品或者同一种类但商标不同的商品,由于原产地的差异,其实际价值并不相同。 河北深州蜜桃 ,山西的陈醋、金华的火腿,这些跟当地地理环境密切相关的地理名称标志可注册为地理标志。而有些产品的商标,虽然亦以地理名称命名,但其产品的质量与当地的地理环境并无关系,甚至不是在该地理区域内生产的,但由于其在长期的生产过程中,也可能以其优质和稳定的质量获得消费者的认可,使其商标具有了识别性,这样的商标就是具有第二含义的商标。如8o年代著名的“北京”牌电视机的原产地并非北京,而是天津。这里的“北京”商标就是第二含义商标。

 河北深州蜜桃

2.在一个普通酌地理名称演化为地理标志和第二含义商标的过程中,地理标志的形成往往凝聚了这一地域众多生产者的智慧和劳动,而第二含义商标的形成通常是由一个企业完成的。
 
例如享誉四方的金华火腿,就是自南宋以来,金华地区世代劳动者通过不断改进工艺,从而形成了金华火腿稳定的质量和特点,这决不是一个人或一个生产者的努力所能做到的。而后“金华”二字却被浙江省某食品公司作为一般商标注册,导致这一地区祖祖辈辈生产金华火腿的生产者一夜之间被“合法”地剥夺了再生产“金华”火腿的权利,而注册人生产的火腿即使与金华火腿风马牛不相及,也可堂而皇之地向世人宣称只有他的产品才是唯一正宗的“金华火腿”,其他生产的均系假冒,并可请求行政机关帮助“打假”或诉请法院要求“造假”者赔偿,这是何等的不公平。被逼上梁山的其他生产者走上“假冒”之路,这种于法不合,却情有可原的情形就是由于误把一个地理标志注册为第二含义商标造成的。其危害结果显而易见:不但挫伤了众多合法生产者的积极性,也在很大程度上造成了市场的混乱。同样,一些商标虽然由地理名称组成,但却是一个企业长期经营和宣传的成果,我们就不能将其认定为地理标志,而只能认定为第二含义商标,否则会使一个企业长期经营的成果被其他生产者无偿占用。例如前面所说的“东阿阿胶”就是东阿阿胶集团拥有的著名商标。这样的商标即应认定为第二含义商标,从而保护这些企业无形资产的巨大价值。

金华火腿

 
3.对消费者的标识作用不同。
 
地理标志直接标示商品的来源,以区别该产地与其它地方生产的同类商品。对于产地内生产同类商品的不同生产者,只能借助于商标,来区别不同生产者的商品。而第二含义商标则可用于区别一企业的产品与其他任何企业的同类产品。获得第二含义的商标往往是驰名商标,至少是具有相当知名度的商标,使消费者在提到该商标的时候,不仅联想到该地理名称,而且会联想到该商标所标志的商品或服务。甚至,消费者首先联想的就是该商标所提示的商品或服务以及这种商品或服务的提供者。更有甚者,消费者可能已经淡忘了该地理名称,只是联想到该商标所提示的商品或服务以及这种商品或服务的提供者。例如,当提起“茅台”时,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就是茅台酒而不是“茅台”这个地名。这就是第二含义商标获得巨大成功的典型例子。
 
4.地理标志一般用集体商标或证明商标的形式予以保护。
 
集体商品商标和证明商标标示商品或者服务来源的功能与普通商标相同,但是作为集体商标,它们还标示商品或服务来源于组织的成员集体一方当事人。集体的所有成员都能够使用集体商标,但不能拥有集体商标,而由集体组织掌管集体商标的使用以使所有成员受益。证明商标的目的则在于告知购买人,使用证明商标的商品或者服务具备或者达到了他人制定的一定的特征或者资格、标准。用集体商标或证明商标来保护地理标志,主要是因为地理标志是原产地产品所在地人们创造的共同财富,或者是历史遗留下来的财富,或者是当地独特地理环境所形成的财富,是当地的宝贵资源,所以只能由当地众多生产者共同拥有,并由该地理区域的相关组织提出申请。其注册的商标没有期限限制,只要决定该商品特性的地理环境未发生改变,就可以一直使用。而第二含义商标通常被特定企业以普通商标的形式予以注册,通常还由于它享有的巨大声誉而被注册为驰名商标,它的保护期与普通商标一样,到期若继续使用,须办理续展手续。